来自 万事博娱乐城 2017-07-27 13:43 的文章

[平民散文]我的九月(二)

玄月破晓,走在微寒的风里,踩一地阳光蓦然映入眼中的一片牵牛,让人想到夜里调皮的星星,它们是由于太阳来了溜到这里吗?喇叭上的露珠闪着光,诱惑着人们的眼,撩拔着人们的心那小小的喇叭,是不是伸开的唇呢?是想偷偷诉说憋在心里的一句话,照样在等待另一张唇的抚慰?晓风轻轻擦过,花儿微微抖动,小小的喇叭总有歌儿唱给秋日

牵牛吹起彩色小喇叭,喇叭上缀着晶莹的露,她正在用柔柔的声音播颂着昨晚夜的相思么?侧耳谛听,安谧中彷佛有极细微的声音,那可是牵牛的软语轻喃?只是它们的说话少了评释,我们其实不能听懂

看着玄月的阳光中鲜丽开放的牵牛,阴霾的心情溘然晴朗起来

花也同人一样,不会有相同的喜欢秉性,不会爱好同一个季候夏日就已乐彩水族鸿信御木堂着花的牵牛深恋的却是秋天的玄月,玄月的妖冶,玄月的清爽,玄月的凉风,玄月的小雨……玄月的所有让它们的花开鲜丽起来它们在玄月的风里轻笑着,媚惑起来,牢牢地抓着路人的眼,让玄月的式微在那一刻发生迁移改变——任何事都是相对的,凋谢枯萎里还会有真实的花开,还会有实其着实的璀璨

晓风中呼啦啦吹响的,是牵牛牵牛又称喇叭花,喇叭一样的外形,不知比喇叭要娇小若干倍,不知是谁在夜与昼的交界处吹响秋日的破晓空气如斯凉爽,露在晨光中微微发亮,它们是夜送给白天的定情信物——一颗颗都是缅怀的泪珠而夜的相思却凝固在小小的喇叭花上,那样冶艳:鲜亮的紫红,水润的紫蓝,还有呢,镶了如玉的白……每一种色彩,都如洇了水一样柏意居鲜润,考虑栽榫来却是浸透了相思泪一朵朵喇叭花开得那么热烈,在玄月的晨光中,真想不出秋夜用如何的神奇把它们催出初升的太阳,给这伸开的小喇叭晕上一层淡淡的金色,它们在阳光中的确成了发光物哦,看那朵紫红的小喇叭,颜色鲜得仿佛是从喇叭芯涌出来,涌到喇叭口被盖住了,于是所有的色彩都沉积在喇叭口,以是那里的紫红才那样浓,浓得就要流出来似的,是想倾泄出这花儿深藏的秘密么?

牵牛怎么会这样盛呢?玄月破晓的气象已凉了,沁在人身上彷佛已带着些许寒意,穿得少了,忍不住就会打个寒战看起来轻荏弱弱的牵牛,在这微寒的空气中竟然这一片那一片地恣肆开来,比夏日不知要声张了若干,一棵就牵涉出一大年夜片,攀爬在树或草上,洋洋洒洒铺菲林格尔出近百朵喇叭花杞梓木,如在阳光中溅落的一串串笑声,跳跃着而它们攀爬的树啊草啊,曾经那样发达茂盛的树啊草啊,却在玄月的风中现出了颓势,夏日的葱茏到哪里去了呢?在略显枯瑟的背景中,牵牛更夺目了,心形的叶子非分特别翠绿,或者还涂上了薄薄的胭脂,像个爱美的女子呢,一朵朵绽放的喇叭花就如孩子用稚嫩的童声歌唱,唱响秋天的破晓序曲